意甲

彼岸花开梧桐树下旧光阴7z

2019-07-12 19:17:1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引言:世上所有的人,都会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时候。这很蠢,也很真。  [1]  我是在宿舍接到长途汽车站打来的的,这很凑巧。因为我十天中至少有九天都不在宿舍住。  汽车站说,有个男生,从湘西过来,没有钱,搭白车混到了湘北。说自己叫吴同,是我的弟弟,让我去接。  我就知道是这小子,除了他,还有谁敢大言不惭自称是我弟弟。我怒气冲冲的洗了把脸就往车站赶,宿舍里的同学道他怕惹我烦,像小时候一样。  [3]  我真的是吴同的姐姐,不过我们虽然住在一个家里,却并不是同一个妈,也不是同一个爸。那年我爸妈离了婚,爸是个酒鬼,我自然判给了妈。没过几个月,妈就嫁给了吴同的爸爸,那时吴同三岁,我四岁。  在吴同眼里,他家里多出两个女人来。一个可以照顾他,一个可以陪他玩。可是在我眼里,我是个拖油瓶,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,彻底分薄了我仅剩无几的疼爱。  我开始和吴同的爸爸作对,也和妈妈作对。在一个大雨的夜晚,我用满满一脸盆水浇湿了他们的床铺,盛怒的妈妈将我直接推出了门。门外,雨落如注,我不过是个身单力薄的四岁孩子,我能做什么?我忽然想起妈妈给我讲过的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的故事,我想我恐怕就快要死了,我比那个小女孩还要惨,我连个接我的奶奶都没有。  门忽然从里面打开,一个小小瘦瘦顶着大头的身影晃出来,手里拿着一把小花伞---是吴同,他对我说:“姐姐,外面雨大,你拿着伞。”说着,就把伞递给我,自己傻乎乎的置身于雨幕中。我推他:“谁要你假好心,快回去!”他的大眼睛眨巴眨巴,微微笑着,像个天使,他说:“姐姐,这里黑,我在这里陪你。我是男子汉,不怕的。”见我没有反对,他朝我蹭蹭,靠近一点。雨水从他的头发上滑落下来,打湿了他的睫毛,又打湿了他的手手脚脚,他乐呵呵的像个傻子,同我说:“姐姐,你别吼我。我以后都陪着你,我们永远在一起。”  那一瞬间,我的心脏好像被刺穿了一个洞口,滚烫的鲜血热辣辣的涌出来,不停的涌出来。我伸出颤抖的手,将吴同拉进小花伞,我说:“好,我们一起。”12下一页

个体如何开通微商城
网络营销是什么
微店设计
分享到: